乘风破浪的人民币

作者 | 削橙子

数据支持 | 勾股大数据(www.gogudata.com)

人民币又双叒叕升值了。

昨天,港股开市,离岸人民币汇率升破6.72,最高升至6.7156,创下去年5月份以来的新高。今日有所回落,美元兑离岸人民币汇率现报6.732点。

9月初,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刚站上6.8,一个月后就逼近6.7的关口,引发市场诸多猜想。


1

人民币为什么这么强?


和今年5月份的高点相比,如果你打算换1万美元,现在能够省下4462块钱。

近期人民币持续升值的背景比较复杂,其中最主要的推动因素毫无疑问就是疫情了。

基本面上,中国疫情最早爆发,也最早控制住,GDP增速在二季度就转正,而国际疫情仍在反复,经济短时间内难以恢复。一相比较,以国家经济为基础的主权货币价值也随之波动,你要说人民币是疫情期间的全球价值锚其实也不为过。

此外,美元指数不断走弱也是一大影响。首先,3月底开始美联储营造了一个超宽松的货币政策环境,资产负债表规模从4万亿扩大至7万亿美元,还在月前宣布实行“平均目标通胀制”,以维持长期的零利率;其次,美国大选频频暴雷,第一场辩论乱糟糟地收场,特朗普更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,不确定性明显上升。

虽然从长期角度来看,美元指数存在走弱的趋势,目前还是上述的短期因素主导市场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此前人民币走强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中美利差不断扩大,因为相较于欧美国家的超宽松货币政策,中国并不是那么宽松,但9月以来人民币汇率变动趋势逐渐脱离利差趋势。截至目前,中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为3.16%,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为0.78%,中美利差缩小至238.4点。

所以,总的来看,这段时间人民币的强劲表现主要原因在于经济环境的剧烈波动。


2

后市续涨逻辑仍存


关于后市人民币能不能突破6.7甚至6.6关口,主要还是看美国的经济复苏情进展以及大选情况。

从主要预测数据来看,由于美国新一轮的刺激法案迟迟没能落地,导致市场普遍不看好美国经济复苏。9月底,高盛预测美国第四季度GDP年化增速为3%,较此前预期的6%直接腰斩。经合组织(OECD)预测,2020年美国GDP或下滑3.8%。

同时,中国银行的报告预计,中国三季度GDP增长5.1%左右,四季度复苏步伐有所放缓,但仍将快于三季度。

宏观层面上,人民币继续上涨的逻辑还是存在的。

至于微观上,还是取决于跨境资金能否继续流入,这要从两个角度来看。

首先是国际贸易,我国率先从疫情中回复过来,自然而然承担起国际防疫物资的生产和输送工作,支撑我国出口金额居高不下,导致人民币需求增加。

不过,随着国内生产生活的逐渐恢复,进口需求相对于出口更快回升,贸易顺差缩窄,将使得相关资金流入减缓。但换个角度看,这并非是坏事,毕竟中国长期以来的双顺差引发了国际上不少的贸易摩擦。

其次是投资,因为经济基本面良好的缘故,中国的资产对国际投资者的吸引力在疫情期间充分展现。数据显示,7月份外资净增持A股104亿元,境外机构单月增持债券1649亿元,8月分境外机构继续增持人民币债券合计达到了1370亿元,累计债券余额2.8万亿元。

还有外汇储备,也能反映资金流向情况。8月份我国外汇储备余额超过3.16万亿美元,较上个月增加了102亿美元,已经连续5个月上升。

事实表明,美元升贬对我国资本与金融项目下资金往来有着显著影响。根据美欧之间的相对经济景气程度预判,未来美元指数或将延续一段弱势震荡,投资相关的跨境资金有望呈现温和流入态势。

需要注意的是,推动人民币升值的背后有一大部分是短期的投机资金,这意味着一段时间过户这类资金会大量流出,会在一定程度上扰乱国内的金融市场,对我国的货币政策、经济也会产生不利影响。


3

人民币的国际化


抛开其他问题不谈,疫情对人民币的国际化显然非常利好。

今年第三季度,在岸人民币汇率累计攀升3.8%,为2008年初以来最大季度涨幅,而离岸人民币更是上涨了4%以上。这个涨幅超过包括瑞士法郎和日元等传统避险货币在内的G10货币。

同时,数据显示,现在人民币的日均交易量已经赶上瑞士法郎和英镑。

这种强劲的表现引起了国际市场上的一些猜测,认为人民币即将成为新的避险资产。

尽管中国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仍然劝退了许多国际投资者,但很明显的一点,自“8·11”汇改,现在我国已经基本退出了对汇率的常态化干预,人民币兑美元、兑一揽子货币的汇率都由外汇市场的供求关系决定,对国际资金的吸引力远超以往。

这是人民币国际化的一大进步,虽然中间波折不断,但结果总归是好的。去年4月国际清算银行发布的三年期央行调查显示,2016年—2019年人民币交易量增长了40%,达到2840亿美元,仅次于瑞士法郎。

也因此人民币的汇率波动和以往相比会较大,2015年汇改之后,虽然单日汇率波动离上限2%还差得很远,但相比以前被称为“肮脏浮动”时候波动幅度的提升还是很明显的。

但是,我国自身经济发展的进程限制了金融市场能够开放的程度,而依据经济学家克鲁格曼的三元悖论,在放开资本账户、维持汇率稳定、保持货币政策独立性这三大宏观金融政策目标中只能取其二,而作为大型经济体,货币政策一定需要保持独立,那么汇率的市场化改革就是必然的选项。

但是这条路还很长。自被纳入特别提款权(SDR)到现在,人民币在国际外汇储备中所占比例上升至2.05%创下新高,但影响力依然太小,超过60%的储备资产仍是美元。

所以今后人民币汇率的大幅波动会日益常态化,未来一段时期,中国经济发展可能面临更加复杂多变的内外部环境,作为联系内外经济的纽带,汇率稳定将面临更多挑战。

格隆汇声明: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,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。特别提醒,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,本文内容仅供参考,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,交易风险自担。

相关阅读

评论

    削橙子 共发表173篇

    最近内容 更多

    最热文章

    日排行 | 周排行
    中华网格隆汇-财经资讯动态-股市行情网 新华网_让格隆汇-财经资讯动态-股市行情离你更近 江苏省人民格隆汇-财经资讯动态-股市行情 武汉门户-武汉市人民格隆汇-财经资讯动态-股市行情门户网站 上海市人民格隆汇-财经资讯动态-股市行情